2020.04.15
自贸协定原产地规则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自贸协定原产地规则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今天
    廣東廣州檢驗檢疫局 金秉鈞 李銳文       原產地規則是任一國傢、獨立關境區或區域集團以立法形式制定的、判定貨物原產地的標準和方法,包括原產地標準、直運規則和書面證明。原產地標準是原產地規則的核心,是判定產品原產地資格的標準或尺度,一般將產品分為完全獲得和非完全獲得兩種。直運規則和書面證明是保證原產地真實性的有效技術手段。截至目前,中國已經簽訂瞭14個自貿協定或類似的自貿協定。在這14個自貿協定(以下簡稱“各自貿協定”)的簽約方中,存在國情不同、經濟開放程度不同、產業結構和重點扶持行業不同等特點,所對應的原產地規則亦存在不同。       原產地標準的問題與對策       “完全獲得標準”的問題與對策。各自貿協定均參考瞭《京都公約》推薦的“完全獲得標準”,羅列瞭“完全獲得或生產”的貨物,主要包括動植物及其初級產品、礦產品、水產品和廢舊品,但都沒有包括從太空獲得的產品。隨著科技的進步,人類從太空獲得的產品隨之增多,對這些產品制定原產地標準實屬必要。建議日後簽訂的自貿協定,尤其是與發達國傢簽訂的自貿協定規定,由一締約方從外層空間獲得的產品,未經非締約方加工的,應視為完全獲得產品。對於海洋魚類產品,上述“完全獲得標準”均規定相關船舶必須在該國註冊登記及/或懸掛該國國旗,但對船舶的所有權歸屬以及船長與船員的國籍未加以限制。對此,筆者認為,自貿協定原產地規則應像泛歐原產地規則那樣,對船舶的所有權歸屬以及船長和船員的國籍適當加以限制,使海洋魚類產品獲得原產地資格的條件更為嚴格,有利於維護該國及其漁民的利益。       部分原產地標準的問題與對策       原產地標準的問題主要表現在區域價值成分標準上。中國-東盟、中國-巴基斯坦、中國-智利及中國-新加坡原產地標準主要以區域價值成分(RVC)為主要判定標準。該標準對原產地資格的規定十分直觀,且是規定一個統一的比例(不少於40%的區域內成分)適用於全部商品,有利於保護本地成分。但該標準在應用時存在不確定性,具體為:當增值率略高於規定的百分比時,很難判定產品是否符合原產地標準;易受匯率、材料價格等諸多因素影響,可預見性較差,這顯然與原產地標準的根本要求——確定性相悖;認定程序繁瑣。企業必須精確地對各種投入品進行記賬,計算區域增加值的比重,並依據要求提供所有發票和證明文件,造成會計存檔等管理成本提高。       反觀WTO《原產地規則協議》的非優惠性原產地規則,但它顯然更傾向於采用稅則歸類改變標準來解釋“實質性改變”。在全球統一原產地規則的呼聲日益高漲的背景下,考慮到更好地與國際接軌的前瞻性,建議上述自貿協定采用的原產地標準還是應當逐步過渡到采取以稅則歸類改變標準為主,區域價值成分標準、加工工序標準為輔的模式,使原產地規則更具體和更具操作性。       直運規則的問題與對策       直運規則在一定程度上更為嚴格地要求瞭原產地資格的取得。各自貿協定均對直運規則進行瞭明確界定。一般情況下,貨物均需從自貿協定的成員方之間進行直接運輸。一是直接運輸條件的限定,各自貿協定隻規定瞭允許的微小加工和海關監管。建議增加確認符合直運規則的條件,即貨物在出口方起運時簽發瞭直運或聯運提單的,視為符合直運規則。因為已經交給運輸公司的聯運貨物,第三方不可能再進行任何加工。二是對於非直運情況,各自貿協定都有明確的例外,具有適用的限定條件。其五月 丁香中,中國-智利等7個自貿協定還明確貨物在第三方境內停留的時間從3個月到12個月不等。停留時間長短可能對運輸船隻造成混亂,停留時間越長,貨物被再加工或被替換的可能性越大。對純黃情欲小說此,筆者建議,在修改或確定新的自貿協定時,對停留的時間做出統一規定,例色與欲影視天天看綜合網 如3個月。       書面證明的問題與對策       一是簽發時間要求不一致,分別規定為:在出口前或出口時簽發;裝運後3日、3個或7個工作日內簽發;出口後15或30天內簽發。簽發時間的不同給申請人造成瞭混亂。二是“後發”(也稱“補發”)證書的簽發要求也不一致,一是多數國傢分別規定在裝運日期後3至30日內簽發。“亞太貿易協定”等3個自貿協定缺少“後發”證書的描述,簽證部門無法自行定義。對此,筆者建議,證書的簽發日期,應統一規定在貨物出口前或出口時。倒簽日期為提單日期後的7天之內,提單日期的第八天之後簽發“後發”證書,並由簽證系統做統一設定。       對於存在錯誤的證書,少數自貿協定仍堅持手工更改錯誤項,並在更改處簽名、蓋章,這種做法既不美觀也不嚴肅,在涉及貨物數量、金額等項目的更改時,統計系統無法更改,在我們的證書核查系統也無法核對該項的數據真偽。建議統一采用收回錯誤證書,重新簽發一份新證書的做法,以保證各項數據的準確。       徐進亮在《中澳自由貿易區原產地規則模式選擇及實證分析》中認為,原產地規則限制度越高,會導致對兩國GDP增長的正向作用降低;同時,原產地規則限制度越低,則會導致螺絲刀式的組裝工廠在自貿區內劇增,出現免費搭車行為。因此,原產地規則的限制程度適中是最合適的,限制程度適中所對應的GDP增長率是最高的,限制程度適中所對應的雙邊貿易額增長率也是最高的。因此,在今後的自貿協定原產地規則談判時時,應充分借鑒中國-新西蘭自貿協定原產地規則模式,即以稅則改變標準為主,區域價值成分標準、加工工序標準為輔的模式。       全球化時代,一件最終產品往往包含兩個以上國傢的原材料和中間產品,如何判定其最終原產地的工作將越來越復雜。目前,我國已經將自貿區建設作為戰略目標、推進締約國貿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就要協調、簡化原產地規則和程序,設計簡單、透明、可預期、有效率、易執行的原產地規則,最大限度地發揮自貿協定的貿易創造效應,減少扭曲和貿易偏移。